大家听完我讲课,可以明确地听出来,我对佛教的高度赞许,可是我要讲明,我不是佛教徒,我作为一个学者,研究所有的宗教,哲学,科学,只把它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研究,我对释迦牟尼能建立如此深邃的哲理思想宗教体系深表钦佩,但是我想说两段话,首先,一切思想和逻辑模型都不是真理,这个话的意思是什么,请大家回想我的哲学课,一切知识,我们把它叫逻辑模型,人类的逻辑模型不断变革,它是根据什么在变革?根据信息量在变革,所谓一个理论体系,就是对当时信息量的自洽整合体系,我们把这个东西叫理论,叫学说,叫思想,可文明发展的过程是一个信息增量的过程,这就是一切理论和学说最终都被抛弃、都被证明是错了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波普尔说科学就是能够证明是错了的学问,这个证伪主义结论得出的道理所在,那么随着新信息量的出现,原有的逻辑模型已经不能容纳这个信息量,或者不能使这个新增的信息量跟它原来的逻辑模型吻合,也就是信息量出现了失洽部分,不能融合,不能协调的部分,那么原有的逻辑模型崩溃,一个新的学说体系建构,所谓新信息结构,所谓新理论结构仍然只不过是一个假说体系,它之所以能成为主流思想,是因为它自洽地整合了当时的信息增量,我想这段话我在哲学课上反复讲过,最明确的例子就是牛顿和爱因斯坦的关系,牛顿的学说站在对宏观领域,以万有引力学说和三大定理,有效解释没有任何遗漏,因此被当时视为物理学的终结,可是随着微观世界的出现,电子原子粒子,这些东西的出现,引力系统完全不能解释它的运动状态,大家知道,现在说物理学上力,四个力——弱力、强力、电磁力、引力,引力是最弱的一个力,弱到什么程度?它必须有非常大的质量,它才能产生作用,比如拿一块小小的磁铁,你就可以吸起一串钥匙,这是什么含义呢,也就是这个电磁力居然可以抗拒如此之大的地球引力,那么在引力这么微弱的力之下,要想解释微观物质运动的规律,万有引力学说完全失效,也就是一个新的微观世界的信息一旦展现,牛顿学说随之崩溃,爱因斯坦相对论,既有效地整合了微观世界的运动法则,同时又能含容或者它洽牛顿的宏观引力体系,于是作为一个新的学说成立,这叫爱因斯坦宇宙论和世界观,我们今天就是爱因斯坦时代,它并不是真理,只不过是对信息增量的一个融洽性整合,它一定有随着信息增量发展而被颠覆的一天,这是注定的,好了,我讲这一段,回到主题上,一切宗教,不单指佛教,宗教就是人类还处在信息量偏低时代的世界观和逻辑模型,这是我的纯学术评价,丝毫不表达我对某一门学说某一门文化的贬低,大家应该很清楚,我一再讲越原始越低级的东西也越有奠基性、稳定性和决定性,所以我这里没有褒贬之意,我只是想作为文化学者的角度对一切宗教文化给出评价,或者说我讲佛教,讲得让大家心醉神迷的时候,我就给大家泼一盆冷水,告诉大家一切宗教的本质是什么,它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作为一个思想模型,它其实文化功用是什么,举个简单的例子,从表面上解读看,佛教达到的哲学高度,如果你细细解读,丝毫不低于古希腊哲学,可是大家想想,古希腊哲学衍生出科学系统,从柏拉图的那三大系统上,诞生出亚里士多德的分科之学,然后分科之学加上柏拉图所继承的毕达哥拉斯和阿基米德系统,缔造了今天的精益科学,佛学尽管在哲学上达到极高的高度,请大家试想,它的思想力度何其之低,举个例子,古人,包括信佛教的古人,包括对儒释道非常了解的中国人,古代想飞怎么飞?全做一个大翅膀,然后从高处跳下去,结果是摔死,人类在宗教时代、哲学时代,从来无法解决人想飞的这个梦想,而到科学时代,科学尽管不是真理,可它容纳的信息量如此之大,它处理信息的精确度如此之高,它居然可以把上百吨的金属扔到天上去飞,这在古人根本是无法想象的,大家知道鸟飞的前提条件,是把自己体重降得极低,研究鸟的生物学家发现鸟的骨皮质极薄,然后有大大的翼展,然后以极轻的体重借助上升气流才能飞行,否则它就得不停地扇动翅膀,只能做短促飞行,也就是说飞行的前提条件是飞行器的本身重量要极低,可是今天人类竟然把上百吨的金属,里面再装上每一辆坦克三五十吨载上十辆八辆坦克,然后在天上飞行,这确实在古人看来是一个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可它居然实现了,科学不是真理,可是它的思想力量如此之大,我这里不是夸奖科学,我只是在做文化描述,如果大家听懂我的老子课,我一再讲,正是科学今天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所以我这里没有对谁褒贬之意,但我却想说,不同的思想,不同的逻辑模型,包含着不同的信息量,其思想力度的差别真是天壤之别。用我的哲学话说,叫代偿效价有高低之别,这个话大家听我最后一节课再讨论,请大家听懂我这句话什么意思,即使佛教精彩纷呈,它也只不过是人类的一个早期文化现象,它也只不过是一个低信息量的整合思想模型,因此不要神化它,而是深切理解人类的文明进程和人类思想进程的关系,这就是我给大家讲宗教课的最重要的结论,好我们下面再讨论两个小问题,什么叫信仰?我记得我在哲学课上曾经讲过,我们今天一说信仰,大家就认为这是一个很低级的用词,因为哲学和科学是建立在怀疑精神这个基点上的,没有质疑精神,哲科体系无从发展,这就是为什么最好的教育不是给答案的教育,而是培养怀疑精神,也是质疑精神的教义,以色列教义的最大特点就是从小学开始,要求学生以提问题的方式反驳老师,一个学生能不断地提问题是这个学生的高度的表达,这跟中国教育刚好相反,中国的教育是要求孩子死记硬背,老师给出结论,它实际上潜移默化地告诉所有的学生,我给你的知识都是确定的真理,完了,于是所有的人思想被屏蔽,我一再讲,一切知识都不是真理,那么它换句话说是什么,就是我们的一切知识都没有确定性,都不是最终答案,因此教育的最大功能在两点,第一,有怀疑精神,第二,能提出问题,请大家回想我前面讲的思想展开的基本路径,叫提出问题、延伸思路、寻求答案,因此给答案是最不重要的,提出问题才是一切思想展开的起点,这就是犹太人教育学上以学生提问的质量和提问的多少评判学生优越标准的道理所在,这也就是中国应试教育最为败劣的一个表达,那么,怀疑精神缔造哲学和科学思境,这就给人一种印象——信仰文化是低级文化,这里面含有贬义,可是我想做一个反例的说明,我一再讲人类思境的提升表达的是一个失稳进程,请大家读我物演通论第二卷,我为什么高度赞许康德,是因为康德对理性展开了批判,他第一个发现理性是最不可靠的、最不稳定、破绽最多的思维模式,那么信仰是什么,信仰就是确信状态,我给大家说的简单一点,就是我一旦看到对象,我立即建立确信关系而绝不摇摆,叫信仰,请记住,越原始的求知状态,越具有确定性,比如一头狼看见一只羊,他绝不会为了这个羊是一个观念形式还是一个真实的羊,它如果琢磨这个问题,羊一定跑了,狼一定饿死了,也就是越低级的感知模式一定越稳定,我们把这种稳定的确信状态叫信仰状态,因此信仰状态是一个最佳的生存感知状态,请大家理解我这个评价,因此人类的学说包括科学在内,表现为证伪速度越来越高,托勒密学说稳定一千四百年,哥白尼学说三四百年里基本上全错了,牛顿的学说仅仅稳定两百多年就被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击败,那么这种正比速度越来越高的,表达的是信息量越大,逻辑模型越高级的思维方式稳定性越差,摇摆度越高,所谓怀疑,就是这种摇摆度和精神知识依存体系的稳定度丧失的指标,从这个意义上讲,信仰是一个极佳的感知模型和感知状态,大家注意我的评价方式,跟所有人对信仰的谈法不同,一般人谈信仰,说信仰好是因为没有信仰就没有道德,我不是这个表述,我是一个在人类思想史上、在人类精神现象学上从哲学角度探讨这个问题,而一般的那个表述,说信仰跟道德的关系,我根本不承认,要知道我们每个人潜藏着某种信仰,宗教只不过把某种信仰调出来了变成一种显意识而已,无神论者并不是没有信仰,我举个例子,在你没有听我的课以前,中国人天然就是唯物主义者,他从来没有想到他看到的世界不过是一个假象,这种根本不知道的,没有调动出来的唯物主义思境和这个状态就是一种信仰状态,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不自觉地信仰层面,只不过你没有调动出来,所以不能说没有信神学的人就没有信仰这个说法不成立,再一个,道德体系和宗教信仰体系虽有相关关系,但不是绝对关系,没有信仰的人就一定缺德,有信仰的就一定有德,这个说法在历史上根本就不能得到验证,大家知道宗教改革的时候,文艺复兴的时代,天主教受到最大的攻击,就是天主教的腐败,请大家读读文艺复兴时代著名小说《十日谈》,薄伽丘的《十日谈》,想想马丁路德当年反对天主教就是因为天主教贩卖赎罪券,居然用这样恶劣的方式敛财,因此信仰系统也会变成一个极为罪恶的系统,它绝不跟道德有天然联系,因此大家注意,当我讲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表述是思想史表述或哲学表述,听懂我后面的这些谈话,你才能理解宗教的价值,它的价值是在人类还在低信息量的时代建立自己世界观模型,从而确立自己的生存方式的一个文化思想体系,这就是它的价值所在,而由于越原始的文化一定越稳定,因此它表达出强大的生命力,科学即使不断地被废除,神学永恒不倒,不是因为它是真理,不是因为它的玄妙,而是因为它的低端位置所造成的,是它的奠基基础位置给定的结果,越原始越低级的东西越稳定。

最后再谈一个问题,中国文化里面有一个很糟糕的东西——实用主义,实用主义的发生是因为农业文明人际关系资源关系格外紧张,它根本没有余力去考虑跟生存没有直接关系的虚玄问题,因此中国诸子百家没有仰望星空的余地和胸怀,但是这个文化有效地保证了农业文明的中华民族,在压抑和求实的体系上寻求稳定生存的模式,但是它也带来一个问题,缺乏虚学的思想高度,我在讲哲学课的时候一再讲,一个学术越没有实用性,越表达为不能用的虚学,通常表达它的学术价值越高。一个东西拿来就能用,表达它的学术价值极低,叫匠人的东西,这是古希腊的表述,那么佛教传入中国,给中国第一次带来超拔的虚学思想,要知道老子最初建立道论的时候,是有这个虚学的高度的,可惜很快到两汉堕落为黄老之学,“黄”代表黄帝,“老”代表老子,也就是把老子一脉宇宙论虚学降格为一脉政治之学,这是中国文化本身的诉求所必然带出的自己的高端文化都必须沦丧才能存在,佛教进入中国以后,它的虚学无法被拉低,一直保持在一个高度上,从而使中华民族的灵魂得以提拔.


爱智思享会微信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免费学习王东岳视频音频课程】
下方打赏后添加微信:1198602971